哪儿来薄饼

我可能不会爱你

我尼真帅

夏水道:

林萧





“您好,本公司为您办理发票……”




“……”




林萧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狠狠地按了挂机键。实际上在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接到林泉的电话,还是顾里的电话。这两个人打给她都会让她萌生立刻接起,又害怕通话的心情。但是这种强烈的矛盾在这通不合时宜的广告电话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萧把手机扔到床头柜,连充电线都弄了四五次才总算充上电。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告诉她,现在这个时候既不适合去睡觉,而她也并不想借着这个时候赶稿子。林萧凭借着自己最后的意志力去换了身衣服躺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有点暗啊,林萧在心里嘀咕,伸手去够床边的灯。




她的指尖刚刚碰到开关,按下按钮,灯光闪了一下。接着林萧听到她的空调发出一声极不情愿的“嘀——”,然后整个房间陷入了燥热和昏暗无光。林萧感觉到自己脖子后面已经开始流汗了,她烦躁地用手臂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拉开窗帘看了看小区。




很好,太完美了。林萧把窗帘拉回去,然而用力过猛导致窗帘的挂钩没能扛过这一击,掉了几个下来。




“喂?顾里?”林萧终于打通了顾里的电话,这之前好几次都是正在通话中。林萧坐在客厅里,开着窗户,试图从深夜的空气中捕获几缕清风。“顾里?你听得到我吗?顾里?”




“……你别嚷嚷了,我们这是电话,不是山头和山头。”顾里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林萧觉得自己的鼻子忽然一酸,这种想要大声哭泣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林萧的沉默引起了顾里的注意,听筒那一边的人再次开口问,“你怎么了?”




林萧平复了一下突然涌起的感性,回到自己打电话给顾里的初衷:“我家停电了,我可以去你家住一晚吗?”




“林泉呢?”




显然这个问题提醒了两个人。




林萧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一出事情,就是控制不住地想要打电话给顾里的冲动。她也一时之间被这个尖锐的问题给困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刚刚才拒绝了林泉的亲吻,拒绝了林泉上楼的请求,或者换种更加直接的说法,她在心里已经拒绝了林泉。而这一点,林萧并不想要这么快就说出来。




林萧不敢让通话的时间里充满着一阵又一阵的沉默,于是她努力地让自己转移话题的方式不要太突兀:“她忙……我现在去你家可以吗?不能开空调我要死掉了。我会把电脑带过去的……你家有人在吗?”




顾里似乎是在那一边嘘了几声:“南湘和Neil,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了, ”林萧把手机夹在手机和肩膀里,一边把换洗衣物和电脑往电脑包里塞,“你帮我打个车就可以了。”




林萧觉得自己几乎都能听见顾里在那一边翻白眼的声音:“那还是我去接你吧。”




“哇,那太麻烦你了!”林萧做作地用娇滴滴的声音说着,“能让Neil一起来吗,我好想他哦。”




“我也好想你!”Neil打开后座车门跳了出来,张开手臂给林萧一个大大的拥抱。林萧也回抱了一下,接着就挣扎着推开Neil。Neil一脸哀伤地看着林萧,“你为什么推开我?”




“你胸太大了。”林萧冷漠地说,“一个男人有着这么大的胸,实在是太令人感到羞耻了。你是要用这对大胸做些什么吗?”




Neil不解地抓了抓脑袋,看着笑得话里有话的林萧,指着她问顾里:“她这是什么意思?”




顾里瞪着两个站在外面聊天的人:“你们到底进不进来?”




等林萧坐进后排,再次用手体验了Neil结实的胸肌之后,发出了源自内心的感慨:“你到底是吃什么吃成这样的?”




“吃饭。”Neil诚实地回答。他说完没过几秒,就忽然转身正对着林萧,用一种非常严肃的语气问她:“你跟林泉在一起了吗?”




林萧下意识地把视线飘向顾里,正好遇上从后视镜里看向后排的对方。顾里的眼睛闪躲着避开了林萧害怕的求救。林萧看见顾里抿了抿嘴,那是她想知道事情的答案,又憋着不问的专门标志。Neil还在林萧的左侧等着她的回答。




林萧撑着下巴往窗外看,用轻松的语气回答:“怎么了?难道她还能吃了我不成?”




Neil惊恐地说:“对啊!人血馒头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林萧顿时觉得自己刚才那么严阵以待的防备简直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她扶着额头反问:“是谁跟你解释这个词语的?”




“我自己得出的结论。”Neil自豪地回答,“怎么样?”




“求求您了,放过中国文化吧,这可是我的饭碗啊。”




Neil的驻扎让林萧和顾里不得不躺在一张床上。林萧开着电脑在键盘上打字,白莹莹的光照在林萧的脸上,这让她可以在昏暗的室内,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顾里在干些什么。




顾里在看着自己。




这个认知让林萧紧张地打错了一大串的段落。林萧按着退格键,心有余悸地安抚自己,顾里没事瞪着自己干什么。想想你之前被她明里暗里拒绝了,不要被这一时的错觉所迷惑啊林萧!




林萧在心里给自己加油鼓劲,她身边的顾里在这个时候精妙地把握住了机会,翻身面朝着林萧:“你还不睡吗?”




林萧摘下耳机,假装自己刚刚是真的有在听音乐:“你说什么?”




“你真的喜欢林泉吗?”




林萧咽了口口水。她捏着耳机的手指忍不住用力了起来。林萧把电脑从腿上放到一旁,也翻过身来,面对着顾里。林萧觉得自己可以感受到顾里的呼吸轻轻地喷吐而来,打在自己的皮肤上,激起一阵阵的慌乱与挣扎。




“我不知道。”林萧呼出一口气,决定实话实说,“我就是觉得,还挺凑合的,也不需要那么喜欢就可以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顾里接下来的问话犹如天马行空:“然后你们就去见家长了?”




林萧忽然觉得这种场景有着说不出的怪异,但是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那我总不能说不吧……不然感觉多奇怪啊,你女朋友,呃,”林萧看不清顾里的表情,慌里慌张地改口,“你男朋友说要见你家长,然后你婉言拒绝,谁知道你接下来会不会出现在某个微博树洞里。‘我女朋友不让我见她家长,她是不是对我没感情’……”




今天的顾里感觉换了一个灵魂。她对林萧的情感立场紧追不舍:“那你对她有感情吗?”




“这个要怎么说……”林萧支支吾吾地挥舞着手,想用手上的动作掩饰自己的心虚,“肯定不是没感情啊。”




顾里用沉默凝视着林萧。




“但是还能要怎么样呢?”林萧觉得自己的内心一阵窝火和不甘,“我还能怎么样呢?我已经不期待什么轰轰烈烈的感情了,顾里。难道我现在还是得要依靠着一腔的冲动才能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吗?难道我现在还是不能够因为‘我想要一段能够平淡长久的关系’而跟另一个人谈恋爱吗?顾里,”林萧顿了顿,她找不到顾里的眼睛,也不是很想找到顾里的视线。她几乎能够从空气里闻到顾里的感觉,那是满溢着不安和害怕的心情。林萧感到了无上的报复快感,她继续说,“我再也等不下去了。”




林萧翻过身,对顾里说了“晚安”。




哪怕我心里仍然还在呐喊着,等啊,等啊。

评论

热度(42)

  1. 哪儿来薄饼夏水道 转载了此文字
    我尼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