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来薄饼

永夜(十八)

八耻可能是单纯的心理变态?:

肖根糖真好吃。


QAQ


部分灵感来自剪辑《洋葱》


成功实现了对up主的诺言。


今天其实不虐。





总有一些人无处安放


不能忍受远一点


近些的位置又没有空缺


于是有了自己难以分辨的谎言


“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于是畅所欲言的短信只好以晚安结尾


于是拥抱有了尴尬感


于是有一天


你不再能说服自己


就只好说了再见


——


Ch28.


 


徐伊景把车停在路边叫了代驾,挂电话的时候发现自己出了一手心的汗。


倒真的不是还能理智的起来的时刻。


 


事实上徐伊景很意外自己在吃惊之外还有了恍然大悟的情绪,也许她并不是没考虑过这件事情,只是隐约有了那种即便放在那里也不会跑掉的情绪,于是一直拖着,拖到再也没能拖得下去为止。


在日本出差的时候和朴建宇聊过这个话题,那天晚上李世真发脾气的时候其实也敲了警钟,只是徐伊景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无论是朴建宇还是李世真给出的答案都不是那么经得起推敲,但她没有深究那点不对劲,反而全数推给了自己社交无能的缺陷。


临走前那人忍辱负重表白的样子在脑海里停的时间多了些,想到就觉得一阵头疼,印象中李世真从来没有表现出她所说的那种喜欢,所以反过来看,其实今晚下定决心的勇气一目了然。


……其实早有预兆不是么。


徐伊景长长吁了一口气来。


 


代驾来了之后继续往警察局开,徐伊景坐在副驾驶上闭了眼睛。


大脑超负荷运转是难得遇到的事情,徐伊景并不是没有被告白过,只是这一次她很难明确的在眼前浮现出拒绝那两个字。


毕竟李世真……是很特别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徐伊景并不觉得轻松,这并不是个新的认知,事实上她早就明白这一点,只是理智上拒绝接受。


李世真是很好,但不是最好,她从来不惹麻烦,考虑问题会站在对方的角度……这在生意场上很难得也很能打动人,但徐伊景知道这同样致命。


问题就在这。


徐伊景这样谨小慎微的人应该绝对不会容忍李世真的缺点,可她没有换掉她,这很能说明一些东西。徐伊景不是慈善家,自然不是想要看着她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于是那个唯一的答案呼之欲出,也简单到令人难以接受——李世真是特别的,仅此而已。


徐伊景的人生中很少出现失去条理的状况,任何一个人都会被简单的划分到该有的那个条条框框里——是家人就应该具有血缘关系,是朋友就每年发一封Email互诉近况,是伙伴就知根知底携手共进,是敌人就彻彻底底的站好两边,是下属就给足薪酬不问私事,是恋人就预留好右手边的空缺——她可以无限的创造存放这些人不同标签的柜子,但只有李世真不行,她找不到李世真的位置。


就像是超市购物后最后被落在口袋里的物品——在你把食物放进冰箱,把日常用品收进橱柜后还放在袋子里无法分类的那件东西,你知道你需要它,但是又不知道该放在家里的哪个角落,于是你决定就把它放在袋子里,摆在桌上或者放在门口,但很快你就会忘记它被搁置在哪儿,你只是记得你拥有了这件东西,并因此而感到心安——李世真对徐伊景是这样的存在。


“我们到了。”代驾司机把车停在警察局门口,徐伊景暗自叹气,从李世真的事情里跳出来,抓着包下车进了警局。


 


徐伊景被各种谈判专家的部署计划磨的失去了耐心,眼看已经三点钟了还没有结果,最后干脆直接冲进了房间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徒手夺了刀片。


徐伊景手心被割了个口子,渗了点血倒也没有大碍,出来旁边警察组长在一边骂她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云云,徐伊景朝他冷笑两声问他知不知道自己一个小时能赚多少钱,而这帮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浪费了自己多少时间。


有钱人的做派很少对着公务人员,毕竟没必要给自己以后找多少不痛快,只是今天情况特殊——她心中正升起一点不妙的预感。


托付给卓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徐伊景耍完脾气就走出警察局,小野平一从后面追上来要送她。


“你早点回酒店休息吧,我自己一个人能行。”


话里面有敷衍的意思在,小野平一不会傻到听不出来,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徐伊景添堵,便只是点了点头,“有问题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待命。”


徐伊景叹口气,然后露出了今晚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谢谢。”


她短暂的拥抱了一下小野,算作告别。


 


Ch29.


 


徐伊景的预感是准的,李世真并没有留下来等着她的打算。


她不是害怕徐伊景会逃避自己的感情,反而因为她太过确信徐伊景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解决这件事情才不得不逃离这里——她虽然抱着必死的态度给自己判了死刑,但两个小时已经足够她生出一点求生的意愿,她突然就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那个结果。


表白的机缘好像很有些乌龙的意思,李世真也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坦陈自己的心声,但回头想想也不算偶然,只是太多必然碰撞在一起逼迫她往前走了一步而已——也许它看上去是个不合适的契机,但李世真自己知道她那一刻有多么退无可退的压抑。


 


徐伊景走了之后她大概是哭了一会,但冷静下来的速度比想象中要快得多,如释重负什么的不敢说,只是的确有那么一个瞬间,她意识到自己能够在这个屋子里自由而且顺畅的呼吸——即便这种轻松带着悲怆的意味。


李世真拎着包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的样子显得很果决,可惜最后锁门的时候没绷住,动作慢了下来。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最后一次自己能用钥匙开关这扇门,突然就有了些不舍的情绪。


声控灯亮了一会就灭下去,李世真这才很轻的拧了钥匙。


 


进了电梯摁了一层往下走,李世真吸了吸鼻子,不知怎么有些积郁的情绪反了上来。


抬眼压一压眼泪,正好看到电子显示器上面倒数的楼层,像是倒计时般逐步后退,李世真想,要是能退到零也未必会这么难过,只是最小数值是一,代表着曾经有过但不轻不重的一。


李世真出了电梯在黑暗里等了一会,怕自己情绪再反复,开了手机想随便玩点什么游戏,大概有那么两三分钟的样子,李世真听见楼门被打开的声音。


——徐伊景。


当然是徐伊景。


 


随着开门声一同亮起来的昏暗灯光温馨又暧昧的铺满小小的楼梯间,李世真心下难免黯然,她看着徐伊景,觉得不会有比这更难挨的时光。


徐伊景冷着脸开口,“这算什么?”


李世真摊开双手,避过了徐伊景的眼神。


“我以为我们说好了要解决这件事,”徐伊景一字一顿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李世真努力张了张口,但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我最讨厌懦弱的人,李世真,”徐伊景背后的门终于缓缓的关上,发出咔啦一声,“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一点。”


这话显然说得重了些,李世真咬着嘴唇不出声,她的确难以回答——或者根本不想回答。


“现在都开始怀疑你喜欢的到底是谁?”徐伊景反而笑了出来,只是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倦怠,“说完了这种话就想要跑掉不是意味着根本不需要我吗?那个让你喜欢上的,和让你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人大概根本不是我,而是你脑海里那个和我长得完全一样的女人。如果这样也算坚定的心意不如我现在带你出去找个寺庙拜拜,或许你明天早上看到路边开的野花还以为是神给你的旨意。”


“徐伊景,”李世真低吼,“你可不可以稍微尊重我一些?”


徐伊景直视着李世真,“如果你希望我尊重你,那么你在做什么?”


“我是很喜欢你没错,”李世真带着鼻音,“喜欢到想要成为你,但我毕竟不是你。”


李世真用手抹了抹眼泪,“我不可能把这件事看成和商务会谈一样简单,也不觉得这是一件你解决了就会有结局的事情,你并不懂一个暗恋的人的心情。”


“你可以告诉我你想逃跑的原因是因为你突然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喜欢我,但我不能接受你害怕我不接受或者害怕听到结果所以在这里和我哭诉,”徐伊景觉得手上的伤口正因为用力的握拳而爆开,“你或许还觉得你在我们之间承担了一个非常伟大的角色,但庸人自扰的英雄,也没必要被我尊重。”


“不管你信不信,”李世真咬着牙,“我希望自己对你的喜欢像你期望的一样理智,我希望我能像你那样堂皇的说出来我是怎么喜欢你的,哪一天的我多喜欢你了哪一些,我希望我能告诉你我期望的那个结果和就算没有达成那个结果的时候你怎么对我我会好一点,但是我做不到跳到你那个位置告诉自己说这些话,你应该明白,任何一个人在表白的时候都期望着对方给出肯定的答案,既然你不会给我这样的答案,我也希望在我准备好的时候才听你说对不起我们不可能这件事。”


李世真的手机在包里持续震动着,她叫的车应该已经停在门外了。


“如果您能够有一点体恤我的心情的话,”李世真撑着墙站好,努力的笑了笑,“我们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说完这句话,便打定主意不再理徐伊景——即便她看到徐伊景手上的纱布正在渗血,但这一次,她忍住了询问的欲望。


“……再见,学姐。”


徐伊景目送着李世真一瘸一拐的消失在外面的雨夜之中,被李世真推开的门慢慢的阻挡了她的视线,直到她彻底的消失在那扇铁门之后。


 


徐伊景意识到,那是第一次,李世真在她面前关上了门。

评论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