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来薄饼

不负如来不负卿(卿涛)

丁先生不养花:

“怎么判断一个人已经不爱自己了呢?”
董卿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晶莹剔透的杯体中,冰块上下沉浮了一会儿。她低下头抿了一口,杜松子和柠檬片混合的香气,微甜和微酸的味道在到达味蕾之前先刺激了记忆神经,那些想忘掉的事情居然这么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董卿原本是不喝酒的。
一旁的小撒不知道她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在自言自语,愣了半晌没有搭腔,董卿又问了一句,“这世间的感情,为什么不能善始善终呢?”
小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突然想到一个人跟自己说的另一番话。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董卿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董卿总觉得自己不会爱人,不然前几个男友也不会这么草草分手。她一向觉得事业大于爱情,大概也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另一半有这么强的事业心。
董卿不觉得是他们的大男子主义,只觉得是自己的过错,是自己不够好。
一次下班后的小聚,董卿无意中说起这件事,说完也就当玩笑自嘲了一下就过去了,回家以后才收到周涛发来的短信,“不是你不够好,是他们不懂得珍惜。”好像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了一下,眼泪也这么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
从那以后她开始若有若无的打探起周涛的生活来。饶是同一个电视台的同事,其实原本也没有太多的交集,周涛是电视台的台柱子,高高在上,而自己只是一个新人,不被排挤就已经感恩戴德了。
她知道周涛刚刚离婚,“不是你不够好,是他们不懂得珍惜。”这句话是说给董卿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一来二去,两个人竟有些惺惺相惜。

董卿是个很温柔的小姑娘,很多时候都只是微微笑着站在一边,也不说话,没有人能猜透她的心思。
周涛不同于台上凌厉的台风,私下里也爱笑爱闹,或许是知道了董卿的几段感情经历,没来由的有些心疼,便总是喜欢带着她。
“董卿,下班一起去吃饭吧。”
“董卿,周末去逛街?”
“董卿,同事聚会一起走吗?”
董卿总是不说话的点点头,周涛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烦人了。
“董卿,你是不是不耐烦了。”
“啊,没有啊,涛姐,”董卿端着茶杯的手一抖,“我只是,怕说错话。”
毕竟做的是媒体工作,一切都在摄像机下清清楚楚的摆出来,董卿不愿与人交恶,所以宁愿不说话也不说错话,只是也硬生生得了个清高的评价。
“你什么都可以与我说的,”周涛拉过董卿的手,董卿一抬头,撞进了周涛的眸子里,这个女孩子长得太过好看,却又不让同性嫉妒,明明有很高的才能,也不会轻易的炫耀,周涛竟然暗暗生出要保护她的念头,“别叫我涛姐了,太生分,就叫周涛吧。”
董卿应了一声,嘴上不说,心里却落下了信任。

“要不要在一起试试。”彼时周涛倚靠在沙发上,下巴搁在扶手上,看着董卿在昏黄的灯光下,系着围裙收拾晚餐,偷偷排练过一万遍的话说出来都没有想象中漫不经心,第一次站上春晚的舞台都没有像现在这般紧张过。
董卿拿抹布擦干净桌子上最后一块菜渍,“好啊。”
欣喜来得太过迅速周涛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她站起身,挠挠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来帮我把围裙解了。”董卿看着周涛不知所措的样子,笑了出来。
解围裙的时候手一抽,环抱住董卿的腰,以前没发现,她居然这么清瘦,周涛把头埋在董卿的后颈,呼吸间都是让自己欢喜的味道。
“咱们去看场电影吧。”
电影的内容已经差不多忘了,只记得黑暗中一直紧握的彼此的手,和最后那个蜻蜓点水般颤抖的吻。

像之前的每段感情一样,一开始总是甜蜜而幸福的,董卿甚至开始觉得,周涛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两个人有很多相似的兴趣,看书,音乐,电影,有一回生日,周涛直接带了董卿飞去百老汇看了场她日思夜想的音乐剧。散场的时候,甚至不用像在国内一般假装疏离,看到她们彼此紧握的手,周围的人也都是有礼貌的笑笑,带着祝福的味道。
回想起那一年,真是爱情与事业双丰收。
只是彼此都没有想到,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自然也免不了有狗仔。
当台长把偷拍的她俩牵手拥抱的照片扔在周涛面前时,周涛的重点居然是前面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挡住了董卿半张脸。
“你们这样,只会互相影响彼此的前途。周涛,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知道和做到,明明就是两码事。
大概因为自己当初的告白显得太过随意,所以这段感情也结束得如此仓促。

“董卿,分手吧。”
“为什么。”
“我明天就会搬走。”

小撒提出要请她喝一杯的时候,董卿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但拗不过对方再三的请求,也只能答应了。
“怎么判断一个人已经不爱自己了呢?”
一杯酒下肚,董卿觉得自己的脸也渐渐得红起来。喝醉多好,可偏偏就是醉不了。
“送我回家吧,明早还有节目。”董卿说。
刚出酒吧某个人的短信就进来了,“她还好吗?”小撒回了两个字,“还好。”
“小撒,如果她问起来,你就告诉她,我已经不爱她了。”
小撒心里一惊,以为自己哪句话说露了嘴。
“仓央嘉措的句子,也只有她念起来才好听啊,”董卿走在前面,自顾自的念叨着,“不负如来不负卿。”
小撒看着董卿的背影,那么骄傲又那么孤单。
他知道她们都还深爱着彼此,她们彼此也知道。

“分手后还可以做朋友吗?”
“第一眼就喜欢的人,要怎么做朋友。”



评论

热度(54)

  1. 哪儿来薄饼丁先生不养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