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来薄饼

极夜(零)【一元CP、原作向AU】

社会你八耻:

送给小师妹。


预警:收养/母女


趁我完结diss之前先占个坑,逼自己更新。


以上


——


CH0


 


“收养这种事情无论怎么看都是去孤儿院比较好吧?不是说了想要社会舆论吗。”


“无论如何都是养不熟的,与其去孤儿院找一个假装感激假装爱我的,不如找一个一开始就抱着明确目的的,大家都不会太累。”


“……薄情的徐伊景啊。”


“政治任务而已,谈不上薄情不薄情。”


“有什么要求吗?”


“女孩,现在的监护人最好不是父母中的一方……监护人的人品也了解下,不希望以后来找麻烦。”


“这样说来……倒是真的认识一家,女孩父母双亡,现在跟着姨妈生活,条件很艰苦,姨妈还有个亲生女儿。”


“听起来很合适。”


“但是姑娘好像已经十六岁了,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勉强算得上是孩子,再小的话还照顾不好自己……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你也不过比对方大十岁而已。”


“就是因为还没到觉得可以养育一个孩子的年纪,找一个已经能照顾自己的才合适。”


“这样说倒是也可以理解。”


“帮我约一下吧,讲得清楚些,如果有意愿就来见面。”


“大忙人也有空见面吗?我还以为你只需要走个过场。”


“后天七点我会空出来时间,这种孩子应该也没什么钱上补习班。”


“毕竟还是小姑娘,讲话一直带钱什么的,很容易不被喜欢的哦。”


“如果要成为我的孩子,不会连这种都适应不了吧。”


“……你总是很有道理。”


“总之,这件事就拜托您了。”


 


CH1


 


徐伊景六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走进了这家咖啡厅,一眼就看到穿着制服背着书包的短发女孩。


因为高挑和背着书包的缘故稍微有些驼背,但女孩努力坐得十分板正。她的脸还没有完全长开,带些些青春期的丰腴感,但已经隐约能从眉眼中瞥见长大后动人的模样。


如果再仔细一点评断——没有出现营养不良的体征,鞋子和书包也非常干净,看得出在家里没有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对待——这种孩子如果同意被收养,大抵是因为早熟的想替家里分担一些重担,对于徐伊景来说这也不能算是件坏事。


“李世真?”


被点名的女孩略带慌张的站了起来,有些拘谨的垂了头问好。


 


两个人坐下以后都没说话,互相都在打量对方,只不过李世真的打量拘谨些,徐伊景就显得有些肆无忌惮。


最后还是徐伊景开了口,“我叫徐伊景。”


“我知道,”李世真乖巧的点点头,“那个阿姨和我说过了。”


“我希望她说得很清楚,”徐伊景挑眉,“我对孩子其实没有多大的耐心,所以很简单,如果你想要过我这种生活,就搬到我这里来。”


咖啡厅的音乐恰到好处的结束了,显得众人的说话声略有些浮躁。


李世真有点发蒙,“可您……您都还不了解我呢。”


“这有什么关系?”徐伊景反问,“很重要吗?”


“这样决定不会太草率了一些吗?”李世真的脸开始涨红,似乎没法压抑自己的脾气,“您甚至还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徐伊景显见地对这种穷人的自尊没有太大兴趣,“无论现在是什么人,日后都会成为我想要的样子,了不了解没那么重要。”


这话说得有些难听,李世真几乎立刻做了反击,“如果尊重不是我们的基本前提的话,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聊下去的必要。”


“我不知道你想要的尊重是什么?”徐伊景反而笑笑,“你想让我了解你什么?”


“互相不了解就草率的决定,用资助的方式也可以,何必要领养呢?”李世真青涩的倔强很有些可爱的意味,“领一个陌生人进家门成为亲人,不是太可笑了一点吗。”


徐伊景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服务员打断了,年长的女人随意的点了两听苏打水,也没有问李世真的意见。


“我想要你成为的样子,”徐伊景接着李世真的话聊了起来,“达到那个要求的第一步就是脱离贫穷的环境,去掉贫穷的原罪,如果资助你让你变成一个有钱的穷人,对我来说更没什么必要。”


李世真眼睛通红,“现在是在看不起穷人么?”


“看不起的不是穷人,而是以为自己有尊严的穷人,”徐伊景吁了一口气,“总是觉得穷也没有关系,自我安慰还有忠实的感情,因而产生了可笑的骨气。其实穷人之间靠情感来维系的关系远远不及用金钱来维系的关系稳定。”


“这很……荒谬。”李世真向后靠去,她开始考虑要结束这段不愉快的对话。


“简单举个例子,看过很多中了彩票的穷人夫妻因为分赃不均而闹到离婚地步的事情吧?反而被吹捧的爱情都是豪门之间出于利益的联姻。”


李世真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一时间也难以反驳,“可是……”


“没有那种可是,”徐伊景摆了摆手,“既然今天你坐到了这里,说明你完全理解金钱的好处,我需要的是你的结果。”


“成为你就是变得没有人情味吗?”李世真咬了咬嘴唇,“这种未来不会让我特别愉快。”


“或许吧,”徐伊景没有完全的反驳她,“但是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李世真最开始的时候的确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但徐伊景令她感到难堪,因而便技巧性的托付在礼貌的说辞上,“您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个重大的抉择。”


徐伊景把两瓶苏打水都拧开,一瓶放到李世真的面前,“我不会帮你分析,对我来说这是个再容易不过的选择,因为我完全看不到站在我的对立面会有什么好的前景。”


她给了李世真在命运抉择面前犹豫的机会,但那种坦然的神情证明她相信李世真会做出她喜欢的那个决定——即便李世真并不喜欢徐伊景这个人,但她必须得承认,徐伊景身上有让人相信并且同道的气场。


“我的耐心快消失了,”徐伊景举起手招来服务生,“在我付账之前,给我这个答案。”


李世真这才显出一个孩子面对大事的慌乱模样,服务员的脚步声像是步步紧逼的重压,她不得已的,在搅拌匙碰撞瓷杯的清脆声中鬼使神差的下了决定。


“我跟你。”


TBC

评论

热度(181)

  1. 哪儿来薄饼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