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来薄饼

《出门碰到旧情人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太狗腿了我的天啊

测量学:

禁止转载!禁止转载!禁止转载!
ooc预警,不喜勿看,谢谢合作。


——正文——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是裤子破了?还是说谎被拆穿?李世真从未考虑过这个事情。但反正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尴尬的快要死掉。


和现任出门逛街撞上前任什么的也算是一种人品的考验了。要是还是在一不小心相中同一件商品时认出对方就更是人品爆棚才能遇到的事情了。


首尔真小,小到什么人都能碰到。李世真27年来的人生第一次有了这种概念。在经过惊讶、尴尬和一阵普通至极的寒暄后,两人终于进入了前任对话的时间。


“你近些年过得还好吗?”面前西装笔挺的男人轻声问道。


看着眼前发问的英俊男人,李世真感到自己的后槽牙开始疼了。若只单单是普通前任的话还好处理。但若是被自己二话不说就渣过的前任的话,这就另当别论了。李世真低下头四处寻找着地缝一类的东西企图钻进去来躲避这场对话。


李世真并不是天生就是弯的,她是后天被某种强大的不可阻挠的力给掰弯的。当年念书的时候她也曾迷恋过长腿的帅气学长。不过后来迈入社会,她就忙得根本没有时间来谈恋爱。再后来遇到徐伊景,就更不可能去谈恋爱了。因为她被掰弯了,到最后更是直接结婚了……


而当年在校园恋爱的相当幸运变成了如今的相当不巧。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和她交往的长腿帅气学长。好死不死的,这个男人还是她的初恋。


的确,其实她并不如众人所想的一样,徐伊景并不是李世真的初恋,这个男人才是她的初恋情人,还是被她渣过的初恋……


“过得还不错,谢谢学长关心。”李世真客气疏离的说道。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西装笔挺的男人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安心。他刚准备转身离开,眸光却扫到了李世真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你结婚了?”他诧异的问道。


“嗯。今天跟她出来逛街,她去结账了。”李世真点了点头,看向收银台那边结账的身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也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个幸运娶了你。”眼前的男人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当年你执意要同我分手,到底我做错什么了呢?”男人沉默了一下后还是低声问道。


“学长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一切都是我本人的问题。你知道有这样一种人吗?他喜欢你的时候,非常希望你能和他在一起。但真正在一起后却又很快感到厌倦了。我当时就是这种心态。学长真的和我在一起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并不喜欢学长了。所以我才提出了分手。还请学长你不要多想,这是我本人的问题。学长你是个很好的人。”李世真有些羞愧的解释道。


“是这样啊。”眼前的男人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当年你没有原因就执意要同我分手,我真的很灰心丧气来着。不过听完你的解释后,我现在也算是明白了。你结婚我还没有祝福你呢。现在就在这里祝你幸福吧。”


“嗯,谢谢学长。我也希望学长你能找到真正合适的人,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李世真向男人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笑着说道。


“好!谢谢你。”英俊的男人也笑着回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转身离开。


就在看着旧情人刚刚离开,正准备着松一口气的时候,李世真的耳边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的老朋友吗?”然后她一转头就看到了徐伊景面无表情的脸。


“啊哈哈哈……算是吧。”李世真有些心虚的说道。


“哦,回家吧。”徐伊景转过身说道。


“好!”李世真忙不迭的点头应到。


“世真的初恋就是这个人吗?”回到家后徐伊景坐到沙发上突然问道。


“欸?什,什么?”李世真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不是吗?”徐伊景拿起了桌子上的橘子,开始慢条斯理的剥皮。


“咳……是这样……但现在是老朋友啦。我没有说谎啊,代表!”李世真拼命的解释着。


“所以真的是像世真说的那样吗?你很容易厌倦一个人?”年长者开始把橘子肉上白色的橘络给拨除。尽管她知道吃这个东西对身体有好处,但因为李世真不喜欢吃这个,所以每次她给徐伊景剥橘子的时候都会把这个给剔除掉。久而久之,徐伊景也开始不吃这个橘络了。潜移默化真是个可怕的词语。


“并没有!我当时是年轻不懂事才会有那样的想法的。现在我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厌倦代表您的!”李世真跑过去抱住了年长者的手臂,眨着大眼睛大声的保证道。


“嗯。”徐伊景把橘子掰下一瓣送入口中,并没有对自家恋人刚才的保证做出更多的回应。


“代表你是生气了吗?其实我真的跟他不熟的,也很久都没有联系了。不知道怎么今天就赶巧碰上了。我也很苦恼啊!”李世真就像抱住了胡萝卜的兔子一样,继续甜腻的缠在年长者的手臂上不肯松开,用着撒娇的语调说道。


“不熟?苦恼?我听见了你们的对话。这可不像是对老朋友该有的样子。”年长者依旧不带什么情绪的淡淡的说道。


“我就是客气一下嘛。代表~我知道错了。那我以后看见他就躲得远远的,绝对不再跟他说话了。”李世真伸出了三根手指对着年长者保证到。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躲得远远的?”年长者仍是穷追不舍般的发问。


“代表~”李世真有些无奈了,她唤了一声后就没再解释。


“你厌倦了吗?”年长者偏过头看向年轻漂亮的恋人,低声问道。


“我说过了,我永远不会对您感到厌倦的。您不是早就对我种下了符咒吗?没有您的话,我该怎么活下去呢?所以我又怎么会离开您,厌倦您呢?”年轻恋人在说这段话时,脸上透露出近乎信仰的坚定的意味。


徐伊景听完后,沉默的看着李世真,过了几秒后,她掰下了一瓣橘子送到了对方的嘴里。然后她起身把之前放在地上的购物袋拿起,走进了衣帽间。


所以现在这是不生气了吗?李世真咀嚼着对方喂到自己嘴里的橘子思考道。应该是不生气了吧?毕竟都喂给自己橘子了。可虽然是这样没错,但还是觉得不踏实。代表现在到底是怎样想的呢?草食动物努力的试图模仿着肉食者的方式去思考。


“李世真?你在干嘛?去把晚餐准备了。”徐伊景从衣帽间出来后就看见傻坐在沙发上的某人,不满的出声说道。


“啊?哦!哦!好的!”李世真这下完全放心了,既然代表她还愿意吩咐自己,就一定是没有在生气。于是她欢快的问道:“代表你今晚想吃什么啊?”


“随便。”徐伊景看着一脸劫后余生般庆幸的李世真淡淡的丢下两个字后就回到了卧室,只留下某草食动物一个人站在客厅,苦恼的思索着随便这项高难度的食材的做法。


面对巨大的冰箱,李世真觉得果然比起和现任逛街遇到前任这种问题,还是恋人说随便吃什么都好,但到底吃些什么这个问题更难一些。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