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来薄饼

get了书单

神就是宇宙:

昨晚到了一本新买的书,看着书腰笑了半天,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去年,举举把《OUT》推荐给我,我看完整个人都懵逼了。毕竟像我这样的小可爱,往常就是看些小清新的东野圭吾和水平极不平稳的凑佳苗,再多也就是松本清张和吉田修一稍微看过一些,其余推理界大佬们的作品全都没看,本格就更少,有印象的只有有栖川有栖。当然了,桐野夏生老师也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派推理作家,就像书腰上写的那样,老师是社会派写实小说家,虽然在书架上的推荐阅读分类里,老师的作品还是被划分到社会派推理的范畴多些。
《OUT》以后,举宝贝把在国内已经绝版了的简体本《异常》借给我。翻开看到的第一句话就很吓人了,那感觉像是你埋那么久从未和别人聊起过的,自己想想都觉得变态的可怕闪念,忽然被人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出来,还清楚的推到你面前给你看。如果读《OUT》还只是懵逼的话,那读完《异常》简直就是产生强烈的生理性恶感了,很恶心但又觉得完全没有错。最可怕的事情是,这种恶心的恶感不是来源于作者而是来源于自己的内心,真想不到我是这样的小可爱。
不过举举说是因为我见识太短,才会感到这么震惊,可谁知道呢。
反正老师的这部作品我是无法想象被任何形式的具象化或者影视化的,就是有这种无法给予实体性展示的深度恶意存在其中。

有《OUT》和《异常》垫底以后,接着看完了《杀心》、《残虐记》、《东京岛》和《女神记》,到此基本国内市面上老师作品的中译本就全部看完了。在我浅薄的阅读经验里,《女神记》真的非常非常有趣。《残虐记》本身只有很薄的一本,但是其细思极恐的可怕程度在我心里列在《OUT》和《异常》之后排位第三。《东京岛》和《杀心》看完觉得一般,等再看到《东京岛》电影版的剧照时就已经是很失望了。
现在,除最新到手的这本译名为《生锈的心》的短篇集以外,我还有《走向荒野》《好心的大人》《重生》《异常》几本的台译本依然在路上,这种时候真是羡慕对岸。

像对森见登美彦应该和伊坂幸太郎马上结婚一样的执念就是,我认为桐野夏生老师应该凭借《异常》这一部作品就在当年横扫一切日本的文学奖项。
据说是有怕《OUT》得奖会带来不好的社会影响这样的传言,所以当年《OUT》才输掉了直木赏,有趣的是,和《异常》不同,《OUT》不但被改编成了电影,还是在不同时期被改编了两次,虽然因为太害怕了我至今一部也没敢看。也是不懂这个国家文化的尺度,估计因为直木赏是大众文学奖项?不算太明白。
突然想到日本文学界某些奖项的评选也要看作者是不是美少女这件事,真是非常的讨厌。
妖里妖气。

以下是我之前看完每一部作品强行写下的简短感想。今天这个午休时间也未免太长了一点。

一个人心底的恶意如果不受监管任其发展究竟可以扩大到怎样的地步,没有老师教导过。———《异常》
因为是人类才得以拥有的尊严被彻底践踏以后,还有什么办法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OUT》
你们又是如何知晓,那滥用的同情心带给我的是何等程度的束缚和屈辱,而让我感到不甘心的根本就不是被囚禁这件事。———《残虐记》
我不爱你的理由全部都是因为你先决定不再爱我,我原谅你的一切背叛并收回对你的爱,只你今生哪怕是死亡也无法再得到片刻安宁。———《女神记》
我爱你妈妈。———《东京岛》
为什么看破红尘的人都没了欲望,脸也变成一张看了就让人难受的脸。———《杀心》

评论

热度(27)

  1. 哪儿来薄饼神就是宇宙 转载了此图片
    get了书单